您的位置:

首页> 淫妻交换> 姐妹交换老公【作者:KKK】

姐妹交换老公【作者:KKK】

喜欢请顶起,谢谢!
我和太太第一次尝试交换伴侣的玩意,是在我姨仔的家里进行的。那时我太太才二十三岁。她没有兄弟,只有两个姐妹,一个叫珍珍,比她大一岁。另一个是妮妮,二十一岁。她们也已经结婚了。珍珍的丈夫叫着纪文,两年前带着她移居到美国去。这次她们来港,就住在妮妮的家里。

  妮妮和她的丈夫春华居于港岛,住所十分宽敞,所以她邀请我们两夫妇到她那里去住几天,也好使她们姐妹团聚一下。但是我因为白天有一些事要办,所以就叫我太太先过去了。

  晚上七点多,我随便吃了些东西。正准备动身时,突然接到我太太打来的电话。她说道:『老公,我两个姐妹豪放得令人吃惊﹗她们竟已经搞了交换伴侣的玩意,现在还叫我们也加入,我看你还是不要过来了。我和她们吃完饭就回去了。』我笑着回答她道:『要是我也同意加入,你又肯不肯呢﹖』『你……你肯让我给她们玩﹖』我太太有点儿意外地说道:『那你就赶快过来吧﹗我已经被两个姐妹搞得很难堪了呀﹗』我听完电话,立即赶去妮妮家。一路上,我暗自思量:我太太她们三姐妹,本来就都是很美丽的女人。虽然已经出嫁成了少妇,但是都未曾生育过。珍珍生性温婉贤淑,银铃般的嗓子,说话的时候娇声细气的。单是那甜美的声音,已够令人着迷。妮妮天真活泼,怡笑大方,也很得人疼爱。平时我每见到她们的时候,往往会想入非非。不过因为她们不但已为人妇,而且又是我太太的姐妹,我当然不方便染指了。

  我太太可以说是她们姐妹之中最标致的一名,但是她的一切对我已经不神秘了。一想到等一会儿就可以尝试她大姐和小妹的肉味,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一阵莫名的兴奋。裤档里的东西也不由自主地硬起来。

  我按响妮妮家的门钟,出来开门却是大姐珍珍。她很礼貌地把我迎进去,又轻轻把门关上。然后手指着一个半开的房门,低声告诉我道:『妹夫,他们已经玩开了,就在这房间里面哩﹗』我跟着她走进房去,一幕香艳的活春宫立即展现在我的眼前。只见我太太一丝不挂地和纪文以及春华玩成一堆。珍珍的老公仰躺于床,我太太伏在他身上。一对大乳房紧地贴在他胸部,底下小肉洞套入了他那条粗硬的大阳具。而妮妮老公的阳具却插入我太太的臀眼里一进一出地抽插着。

  妮妮赤身裸体地在旁边观战,我一眼见到了她的三角地带是光洁无毛的。赤条条的娇躯非常白晰细嫩,一对竹笋型奶儿虽然不很巨大,却翘起着奶头,很坚挺。她一见我到了,就走过来,细嫩的手儿搭着我的脖子笑道:『二姐夫,我们好不容易才劝服姐姐一起玩,她现在正在享受『三文治』式的乐趣,你先别惊动她了,我和大姐跟你到另一个房间去玩吧﹗』我们一起到了隔壁的房间,妮妮就迅速地把我脱得精赤溜光。小手儿握住我胯下粗硬的大阳具套了两下。抬头对珍珍说道:『二姐夫的棒棒好劲哦﹗大姐,你也把衣服脱光了一起玩吧﹗二姐夫既然已经到了,谁来都不理了呀﹗』我出声道:『珍珍,让我来帮你吧﹗』珍珍娇媚地一笑,缓缓地走近我身旁。她身上只披着一件浴袍,脱下来之后,就是一丝不挂了。只见她双乳高耸,奶头微微翘起。白嫩的胴体玲珑浮凸,小腹下面乌黑的阴毛浓密拥簇。我心里不禁暗暗觉得好笑,原来她们三姐妹的阴毛却是各有特色的,我太太的耻毛和她们又有很大的分别,她只是阴阜上有一撮茸茸的细毛。

  我双手把她们拥入怀里,分别抚摸每人的一个乳房。珍珍缩着脖子柔顺地让我戏弄着饱满柔软的乳房。妮妮的奶儿结实而弹手,她一边任我轻薄,一边也伸出柔嫩的手儿捏弄着我粗硬的大阳具。

  我对她们说道:『我刚才赶得身水身汗,还是冲洗一下再玩吧﹗』珍珍笑道:『好哇﹗我来帮你冲洗。』三人一起进入浴室之后,妮妮替我搽肥皂液。她俏皮地说道:『二姐夫,你这幺着急地赶来。是怕二姐被我们的老公玩进去了,还是急着来玩我和大姐呢﹖』我笑道:『我当然是来救我的太太啦﹗但是,都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拿你们两姐妹来报仇罢了。』珍珍站在我的后面,用她丰满的乳房在我背脊上摩擦。她说道:『既然我们的老公把你老婆奸了,我们当然乖乖地任你鱼肉啦﹗』妮妮说道:『二姐刚才同时吃下两条大肉肠,都不知道多享受,你还说什幺是赶来救她哩﹗我不理你哦﹗你也要弄得我好舒服才行啊﹗』珍珍笑道:『三妹,你也可以让两位姐夫让试一试食夹棍的滋味呀﹗』我问道:『妮妮还没有试过让纪文和春华一起玩她吗﹖』珍珍回答道:『我们昨天才到香港,三妹早知道我在美国有参加换妻派对。就问起我有关的事,我讲给她听了。结果,昨天晚上,她叫三妹夫来和我睡,而她就过去和我老公睡了。所以她还没有试过和两个男人一起玩过。刚才,纪文和春华和你太太玩『三文治』的时候,三妹正在排队等,刚好你来了。当然要来招呼你啦﹗』『大姐净想找机会取笑人家,二姐夫你别听她瞎扯嘛﹗』妮妮粉面飞红地说道。说完,就撒娇地把滑不溜手的裸体依入我怀里。她的小腹在我粗硬的大阳具撞来撞去,我把双腿分开,稍微降低身子。妮妮凑过来,藉着肥皂泡的润滑,就把我粗硬的肉棍儿套入她紧窄的小肉洞里了。一阵温软的舒适,我的龟头传到我的全身。

  珍珍在后面把手从我的股沟伸过来,触摸到我的阳具已经进入妮妮的肉体里。便笑道:『三妹刚才看了我们的老公玩你太太,还没有冲洗完就等不及了。』妮妮说道:『大姐,你别挖苦我了,我知道你也急着和二姐夫试一试。但是我已经弄进去了,你就让一让我嘛﹗』珍珍笑道:『三妹,我只是说笑嘛﹗那会和你争着玩呢﹖』妮妮望着我甜蜜地一笑,就挺动着小蛮腰,让她的肉洞套弄着我的肉棍儿。我让她玩了一会儿,就笑道:『妮妮,你抬起一条腿踏在浴缸上,让我给你来几下吧﹗』妮妮听话地照做了。我和珍珍相视一笑,就把她举起来的嫩腿扛在臂弯,然后将粗硬的大阳具在她肉洞里左冲右突,狠狠地抽送起来。妮妮初时还笑笑脸任我椿捣,后来渐渐地呻吟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她娇喘地说道:『二姐夫,我全身都酥软了。你去玩大姐吧﹗我不行了,站不住了呀﹗』我把粗硬的大阳具从妮妮的肉体里抽出来,扶着她坐在厕盆上。她两条细嫩的粉腿的仍然不停地颤动。我转身把珍珍拉进怀里,珍珍面对着我,娇羞地说道:『二妹夫,不如我们冲洗好了,才到床上去玩好吗﹖』我点了点头。于是,珍珍开了花洒,把我和妮妮身上的肥皂沫冲去,然后用浴巾把水渍擦拭干了,才一起走出浴室。

  一到床上,妮妮就软软地躺下去了。我走到刚才见到我太太被奸的房间门口一望,只见三人已经玩完了。我太太躺在两个男人中间,双腿张开,分别搭在他们身上。阴道口和臀眼都溢出白花花的精液。她的姐夫和妹夫各捧住她一座肥白的乳房。

  我没有惊动他们,悄悄地回到房间里。珍珍脉脉含情,羞涩地望着我。我上前搂住她赤裸裸的娇躯,一起躺在床上,一手抚摸着她的乳房,一手伸到她毛茸茸的私处,低声问道:『珍珍,你喜欢怎幺玩呢﹖』『随便你爱怎幺玩就怎幺玩呀﹗』珍珍把头埋在我胸口回答。

  『你躺在床沿让我弄,好不好呢﹖』『好哇﹗』珍珍说完,就离开我,坐在床沿,向后仰躺,粉腿高抬,摆好了姿势。我也下床,站在她前面,双手扶着珍珍玲珑白嫩的脚儿,把她两条滑美修长的嫩腿架在我的肩膊上。然后手持粗硬的大阳具,拨开珍珍乌油油的阴毛,让龟头钻入她湿润的洞眼。

  珍珍『嘘』的一声,双腿肉紧地夹住我的脖子。我双手捧住她一对奶子又摸又捏,粗硬的大阳具也在她肉洞里抽插椿捣着。我望望和她器官交接的地方,活像一根棍子插在草丛中。在我阳具向外抽的时候,珍珍阴道里的嫣红嫩肉也被带着往外翻。

  珍珍的阴道不仅紧窄,而且里面有许多肉牙,是属于重门迭户型的。所以我的龟头在里面活动时,被她的腔肉刷扫地很舒服。只抽送了一两百下,就有了想射精的感觉。只好深呼吸了一下,镇定自己的情绪。然后双手捉住她的脚儿一阵子狂抽猛插,玩得珍珍渐入佳景。嘴里『依依哦哦』地呻叫,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。

  我把珍珍的双腿放下来垂到地上,再捧住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,一边摸捏玩弄,一边继续让粗硬的大阳具在她滋润的小肉洞里横冲直撞。直把珍珍玩得欲仙欲死,如痴如醉。才压在她软软的娇躯,把精液喷入她的肉体里。